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e球彩 > 廉政教育 > e球彩 > 正文
如何認定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行為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日期:2019/11/29 10:26:35  262

基本案情

  趙某,中共黨員,A省副省長。

  趙某及其妻張某某名下現有2套房產。2016年,張某某與其妹分別出資50萬元,在老家購買了1個商鋪用于出租獲利,商鋪登記在張某某妹妹名下,趙某對此知情。同年,趙某收受了他人所送的1套海南房產,登記在其外甥名下;用違規收受的贓款購買了1套北京房產和1個車位(有產權證書),登記在其母名下。2017年至2019年,趙某在填報《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時,均只填報了其本人及妻子名下的2套房產情況,未報告海南、北京的房產及車位情況和張某某在老家投資購買商鋪情況。

  2018年11月,趙某夫婦用家庭財產和收受的贓款,以其女(未婚,與趙某夫婦共同生活)名義在青島購買了1套房產。2019年3月,趙某在填報《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時,雖報告了青島房產情況,但謊稱該房系其父母出資購買,登記在其女兒名下。

  案例解析

  案例中,趙某不報告青島房產、北京房產情況和其妻張某某在老家投資購買商鋪情況的行為已構成違紀,但未報告購買北京車位和收受他人所送海南房產的情況,需作具體分析。

  在認定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行為時,應當注意把握好以下幾點:

  一是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范圍。2010年5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中辦發〔2010〕16號),對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范圍、要求和責任追究等作出了具體規定。2017年2月,新修訂的《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和《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中辦發〔2017〕12號),在報告主體、報告內容、抽查核實及結果處理等方面進行了完善,更加突出與領導干部權力行為關聯緊密的家事、家產情況的報告,共14項內容。家事包括婚姻、因私出國(境)證件和行為、移居國(境)外、從業、被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等情況。家產包括工資收入、勞務所得、房產、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資型保險、經商辦企業以及在國(境)外的存款和投資等情況。比如,2010年規定僅要求報告“配偶、子女移居國(境)外的情況”,2017年規定則針對一些地區和單位中“裸官”現象比較嚴重的情況,進一步要求報告配偶、子女“雖未移居國(境)外,但連續在國(境)外工作生活一年以上的情況”。再比如,在房產方面,2010年規定僅要求報告“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的房產情況”;2017年規定則明確,“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為所有權人或者共有人的房產情況,含有單獨產權證書的車庫、車位、儲藏間等”都要報告。

  二是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行為的認定標準。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基本要求是“如實報告”,包括不得漏報、少報、隱瞞不報、無正當理由不按時報告等情形。對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需視情節輕重予以處理。根據20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只有違反規定隱瞞不報,情節較重的才追究紀律責任。對于隱瞞不報,情節較輕的,以及無正當理由不按時報告、漏報、少報的,可以根據情節輕重,給予批評教育、組織調整或者組織處理。

  需要注意的是:《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中,詳細規定了5種漏報情形和10種隱瞞不報的情形。比如,未報告本人持有普通護照或者因私出國情況的,屬于隱瞞不報;未報告本人持有往來港澳通行證、因私持有大陸居民往來臺灣通行證或者因私往來港澳、臺灣情況的,屬于漏報。未報告房產1套以上的,屬于隱瞞不報;少報告房產面積或者未報告車庫、車位、儲藏間的,屬于漏報。未報告持有股票、基金、投資性保險等情況的,屬于隱瞞不報;但少報告持有股票、基金、投資性保險金額等情況的,屬于漏報。對于漏報行為,可以給予批評教育、責令作出檢查、限期改正等處理;情節嚴重的,可以給予誡勉、取消考察對象資格、調離崗位、改任非領導職務等處理,但不能據此追究紀律責任。因此,案例中,趙某未報告購買北京車位的情況,不宜認定構成違紀。

  實踐中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雖然報告了有關事項,但是故意沒有如實報告真實情況。比如案例中,趙某害怕購房款的來源被懷疑,謊稱青島房產系其父母出資購買,登記在其女兒名下,向組織隱瞞了該房產真實所有人的情況,其行為實質上仍然是隱瞞不報。對此種行為,情節較重的,可以認定構成違紀。

  三是隱瞞不報以他人名義持有的財產是否構成違紀。實踐中,有的黨員領導干部為規避報告制度,故意把個人所有的房產、股票、基金等登記到他人名下,在填報《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時隱瞞不報。對此類行為,在認定中應堅持“實質性判斷”標準,即只要有證據證明上述財產確系領導干部本人所有,而本人隱瞞不報的,都可以認定構成違紀。案例中,張某某在老家投資購買的商鋪,雖然登記在其妹名下,但也屬于應當報告的家產,趙某對此知情而未報告,可以認定其行為構成違紀。

  需要注意的是:第一,領導干部隱瞞不報違規收受的房產、股權等情況的,如果該違規收受行為本身已構成違紀違法行為,考慮到對同一事實不宜重復認定為違紀,可不再認定為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行為。第二,領導干部用收受的贓款投資股票、購買住房等情形,如果該投資行為本身不構成違紀,可以認定為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行為。因此案例中,趙某隱瞞不報收受他人所送的海南房產行為,不能重復認定構成違紀;但其隱瞞不報用違規收受的贓款購買北京房產的行為可以認定為違紀。(作者單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案件審理室)